莳羡ˇ▽

沉迷魔道的文渣,主食忘羡/曦澄/追凌/薛晓薛/宋晓薛/曦瑶/以及鬼道组
我永远喜欢大忘羡!!

自古弯不压直⑥

  “嗯不是……其其实我QQ密码是魏同学的名字……微信密码也是忘机的名字呢……哈哈……”蓝曦臣手忙脚乱的解释,江澄则用一种“崽,阿爸对你很失望”的表情看着他。
  “总,总之你不要想太多!我不是故意的!”蓝曦臣汗颜的解释。
  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任何一个人要是看到别人把自己的名字设置成手机密码都会想多的好吗!真是风水轮流转,天道好轮回。
  “……放心吧,我懂。”,江澄高深莫测笑,于是蓝曦臣更害怕了:“我天,你到底懂了什么?你倒是说你到底懂了什么啊!”
  “那……我先去倒垃圾了。”蓝曦臣伸出手指了指门外,江澄报以灿烂的笑回复他:“ 嗯,快去吧。” 被未来老婆甜美的笑容惊艳到了的蓝曦臣恍恍惚惚的离开了宿舍,他前脚刚走,江澄便以足以打破尤赛恩·博尔特的吉尼斯世界纪录的速度猛的扑向床边,拿出蓝曦臣的手机拨通魏无羡的号码——
  “歪?蓝大,什么事?”
  “魏无羡啊啊啊啊啊蓝曦臣喜欢我该怎么办——!!!!”
  “哦?两情相悦?妙啊!等会儿我用手机查一下民政局的地址……”“等等!!我不喜欢他!!!”“啊?你不是说你对他有股异样的感觉吗。师妹,听哥一句劝,这么怂是娶不到老婆的。”“我去……跟你解释不清了,反正我是直男!直男懂吗!!他喜欢我诶我要怎么办!!按照正常的套路如果我拒绝了他他就会想不开跳楼自杀然后把这件事情闹大我俩的家长和学校都会知道这件事然后我为了阻止他想不开必须和他在一起可是我根本不爱他我们俩是不会有好结局的!!”
  “……嗯,请停止你的脑洞谢谢。你不喜欢他就跟他说呗,反正自古弯不压直,怕啥。”
  “……你云淡风轻的让我想打你。妈呀你快点回来!我不敢和他共处一室了!!超尴尬的!”“哦,懂。”
  ……之后宿舍一直处于一种诡异的气氛。
  到了晚上,江澄刷牙的时候魏无羡又神经兮兮的走了过来,悄悄的问他:“诶师妹,你真的不喜欢蓝大啊?你看人家玉树临风仪表堂堂的,简直是2亿少女的梦,你跟他在一起还是你赚了呢!”“………………他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样说他好话。什么叫我跟他在一起我还赚了?!我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啊!!……咳咳!”“诶诶诶师妹别急,别牙膏沫吞下去了!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是不要口嫌体正直了,我看得出来你喜欢他!师兄说过什么?不要怂!”“……………………我到底在跟你聊什么……我告诉你我江澄,就是单身一辈子!单身到死!也不会喜欢蓝曦臣那个家伙!”
  ……真香。
  
  
  
 
  
  

【曦澄】自古弯不压直⑤

  “喂,你……”江澄扭过头,对身后手把手教他投篮的蓝曦臣说。“什么事?”蓝曦臣微微低头,眼神中是无法言说的温柔。“你对我有什么看法吗?”他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使蓝曦臣微微的愣了一下:“……嗯?你很好啊。”
  “不,我是想问,你是怎么看我的?”江澄抬头,眸子与他对视。
  “怎,怎么看你的?嗯……就是觉得,江同学性格很可爱啊,也很善良,我……”也很喜欢你。
  “你什么?”江澄追问道。
  “我,很喜欢江同学……的为人。”蓝曦臣愉快的怂了。听到前半句的江澄觉得自己心脏仿佛漏了半拍,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升温,然后又猛的变黑了。“就这吗?”江城沉着脸看着蓝曦臣,颇有一种审讯室逼问的气场。
  蓝曦臣:“……”明明天气这么热,他的后背却诡异的渗着冷汗。
  在一旁偷偷注意着二人动静的魏无羡忍不住了,调笑道:“诶师妹,你别这么吓人好伐,难道你还想逼着他夸你吗。”“……滚啦!!!”江澄的注意力很快被转移过去,开始追着魏无羡满操场跑。
  蓝曦臣默默的松了一口气,朝蓝忘机走去,然后猛的愣住了:“哎?忘机,你是想过去救魏无羡吗?”
  蓝忘机:“……………………没有!”
  兄长竟然能读透我的心思,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回到宿舍,魏无羡猛的往床上扑去,整张脸砸在软绵绵的被子里,道:“啊啊啊果然还是这里舒服……”“起来!今天要给宿舍搞卫生!”江澄踹了他一脚,魏无羡苦兮兮的回头道:“累都累死了还搞什么卫生啊!我不管我要睡觉!”“说的好像我不累似的,今天要全宿舍大扫除,你不搞卫生就到走廊上去睡!”“别别!我搞,我搞。”
  于是四人就这样愉快的分工了,魏无羡擦墙壁,蓝忘机和蓝曦臣扫地,江澄擦宿舍用具。 江澄擦得勤勤恳恳,一丝不苟,特意的将灰都甩到了魏无羡的床上,让人感慨他们之间美好的兄弟情。就在这时,踩着凳子擦高处的魏无羡一个脚滑,惨叫着摔了下来,直接将蓝忘机扑倒在地。
  江澄一边内心惨叫着“啊啊啊我的眼睛!!”一边波澜不惊扭过头去,然后看到蓝曦臣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他江澄前几天丢在地上的废纸。 那张废纸并没有折起来,于是蓝曦臣捡的时候眼睛不由自主的瞥向了纸上写的内容。“等等!!别——看——!!”
  然而晚了。蓝曦臣已经看到了,江澄写在那张废纸上的三个大字:蓝曦臣。
  江澄(尔康手):“…………………………你别想太多。”
  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任何一个人要是看到别人把自己的名字写在纸上都会想多的好吗?!!
  然而江澄只是上次蓝曦臣借他笔的时候,他端详了半天那笔然后鬼使神差的写下了这三个字,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放心吧,我懂。”蓝曦臣继续温润笑,于是江澄更害怕了:“卧槽,你到底懂了什么?你倒是说你懂了什么啊!!”
  他尴尬的撤回了尔康手,将眼神瞟到一旁的魏无羡身上,魏无羡却眼神一亮,拉着蓝忘机的手冲出了宿舍。
  江澄:“……………………………………?”
  然后他就听到自己手机发出了一声提示音,正是魏无羡那个家伙发来的信息:“师妹,我懂!”
  你特么懂什么啊!!我只是看了你一眼而已!我的眼神里不含任何信号好吗!!你到底从中悟出了什么!!!!!!
  然后,不负他望的,魏无羡又发了一条消息:“你不就是想跟蓝大独处嘛,放心,去勇敢追爱吧ヽ(•̀ω•́ )ゝ”
  我可去你妈的!!!!
  江澄愤愤的想要回消息,然后猛然想起了自己手机停机了,对一旁的蓝曦臣说:“喂,借我一下手机!”
  “好的。手机放在我床上。”蓝曦臣默默的扫地。
  江澄拿起蓝曦臣的手机正欲还击,问:“密码是什么?”
  “你的名字。”
  “哦。…………………………哎???”
  江澄猛的反应过来,蓝曦臣也猛的反应过来,他刚才顺口就把那句话说出来了,现在,尴尬了。
  两人开始大眼瞪小眼。
  
  
  

【曦澄】自古弯不压直④

  江澄回到宿舍洗了个澡之后,一沾到枕头就睡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时,睡在自己前面的魏无羡正在玩手机。见江澄醒了,魏无羡又不正经道:“师妹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晚,早上的课还是我帮你点的名呢,快感谢我。”江澄对他说了一句“滚”就坐起来伸了个懒腰,一低头便发现自己的枕边放着一件叠得整整齐齐的外套。“……叠这么好,要是在军营里的话可能要被教官夸吧。”他重点不对的打量起了自己豆腐块状的外套。“……???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好歹我们也是穿着一条内裤长大的云梦双杰呀!”魏无羡作势要拿手机砸江澄,江澄一边起床一边对他翻了个白眼:“你走开,我才不想穿你的骚包红内裤。”
 “我、我还嫌弃你的基佬紫内裤呢!!”
  吃完午饭,江澄和魏无羡打打闹闹地跑到操场上。此时正烈阳当空,只有少数的不知死活的在操场上进行着剧烈运动。没错,他们就是其中之二。
  “哎等等师妹,你后面那不是蓝曦臣嘛!”魏无羡惊呼,江澄鬼使神差的一回头,就被魏无羡踹了一脚:“啊哈哈哈你真信!”“魏!无!羡!!!”
  魏无羡在前面倒着跑,江澄在后面咬牙切齿地追。然后魏无羡看到江澄脸色一变似乎是想开口对他喊什么,可他还没听到江澄的话,后背便“砰”撞到了一个人的胸膛。
  魏无羡一回头,一句话差点脱口而出:“披麻……”戴孝蓝忘机!
  “嗯?”蓝忘机冷淡的看向了他,由于披麻戴孝的原因整个人在烈日下几乎白的要反光了。“啊没什么!你们有什么事吗?”魏无羡心虚的将目光投向了蓝曦臣,后者报以温和的微笑:“嗯,我和忘机是来打篮球的。”“……哎?你会打篮球啊?”江澄扭头看向蓝曦臣,他高中时曾疯狂沉迷过篮球,却因学习原因不得不放弃了这项爱好。“是啊,你看。”
  蓝曦臣一笑,随手将手中的球往前面一抛,“哐当”一声,球直接进了篮筐。“啊啊啊好六啊!!”魏无羡惊呼,然后一把揽过江澄,把他往蓝曦臣那边推:“哎蓝队委,你也教教他玩球吧,他以前超喜欢的!”“啊……”江澄还在发愣,一扭头,便看见蓝曦臣对他伸出了手,笑道:“过来吧,晚吟。”江澄愣愣的伸出了手,便被蓝曦臣轻轻的拉了过去,整个后背贴着蓝曦臣的胸膛,手把手教起了投篮。
  那股异样的情感又涌上心头,江澄觉得自己的心开始乱跳了起来。
  
  
 
  

【曦澄】自古弯不压直③

   一间简单的宿舍中,四个人沉默无言。
  还是魏无羡最先打破了沉寂:“……啊哈哈,一定是缘(光)分(环)让我们再次聚在了一起吧。”
  说实话,当他知道他和江澄还有蓝曦臣蓝忘机四个人共处一间宿舍时,也大大的吃惊了一下。
  mb,坑爹设定。
  蓝忘机开始冷漠的铺床,蓝曦臣则面带微笑的对双杰二人说:“既然这么有缘的话,就认识一下吧?我叫蓝曦臣。”
  “我叫魏无羡!这是我师妹江澄,平时叫他晚吟妹妹就行。”“……滚,狗怂君。”
  江澄没有像平时一样扑上去揍魏无羡,反而在心里想:“原来……他是叫这个名字啊。倒是和他的长相一样,清曦温雅。”
  随即他又突然发觉:“我为什么要思考这个!老子可不是死给!”他猛的拽住魏无羡的手臂往外狂奔,喊道:“那个!我们先出去玩了!”“我滴妈江澄你慢点!我要撞到墙啦——!!”
  待跑出了宿舍楼,魏无羡连忙道:“你这是怎么了?!”江澄用手按住太阳穴,皱着眉头道:“……我想我可能病了。”
  “啥?你终于意识到了?放心吧,你的脑残不难治。”魏无羡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看起来那么的亲切可靠。“可是你的智障难治!!” 江澄一巴掌呼上魏无羡的脸。
  扭打了一会儿后,魏无羡终于正经了起来:“好啦好啦,你到底怎么了?”“我觉得……”江澄艰难的开口,“我对那个蓝曦臣有点异样的感觉……这是病吧?这一定是病吧?!!”“安啦。”魏无羡一脸无所谓,“要么是因为你欠他钱没还,要么就是你喜欢上他了。”江澄“……”了一会儿,开口道:“你很有经验啊。”
  魏无羡:“…………………………哈哈。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走吧,一起去打游戏?” “ 不了,我要去图书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江澄摆摆手。“……你这样会失去你的羡三岁的。”“滚啦!!!”
  江澄来到充满书香气的图书馆,在夏洛蒂·勃朗特的《简爱》与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这两
  本世界名著中犹豫了一下,果断选择了一本《爆笑校园》,耳机单曲循环《老子名叫江晚吟》便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好像哪里不对……?
  过了不知多久,江澄起身把看完的第21册塞回书架,拿了22册正准备回到座位上继续看,一转身便“砰!”的和一个身影撞了个满怀。
  “哎哟我去——!”
  江城整张脸砸进对方的胸间,额头被对方坚硬的锁骨咯出了一排红印子。
  “江,江同学?!”
  江城皱着眉抬头一看,竟然是蓝曦臣。
  蓝曦臣看到他的样子,连忙用手帮他揉了揉额头:“痛吗?”然后目光向下瞟去,便看到了他手里的……爆笑校园。
  江澄满脸黑线,连忙道:“啊,我,我刚才看到这本书塞在世界名著那一排书架里,想把它放回原位的。”“哦……这样啊。”“嗯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江澄由于之前那股异样的感觉不太敢直视蓝曦臣,匆匆跑开了。
  直到他躲在书架后面看到蓝曦臣离开图书馆,才暗自松了一口气,跑去拿回爆笑校园第22册继续看了起来。然后他突然想到:“都这个点了,还是把书借走,带到宿舍里去看吧。”然后他转身去前台借了书,乐呵呵的从图书馆走出来,然后,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我天,蓝曦臣你怎么还在这?!”
  “呃……”蓝曦臣尴尬的指了指外面,江澄才发现此时外面已经下起了暴雨。“来的时候还是晴天呢……我没带伞,只能一直站在这个屋檐下面等雨停。”蓝曦臣解释道。
  江澄冷漠的看了看天。得,这雨大的,估计没一个小时停不了了。
  “这可怎么办啊……”蓝曦臣苦笑着道。“怎么?”江澄问。“我等下还要去多媒体室参加一个大队委的会议呀,这下可怎么办……”蓝曦臣那张精致的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江澄看了看蓝曦臣,发现他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袖卫衣,可无语的是这件卫衣没有帽子。他再看了看自己:一件黑色的T恤衫,外面是一件紫色的外套。“呃,我有一个办法。”江澄一边说着,一边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蓝曦臣,你过来。”
  “怎么了?”蓝曦臣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去,只见江澄将自己的外套举过两人的头顶,一手拽住蓝曦臣的手臂,大喊一声“走你!”然后拽着他朝雨里狂奔而去。
  雨点疯狂的打到两人的脸上,顺着额头滑进浓密的睫毛里,又穿透睫毛滑落到脸颊上。蓝曦臣有些惊讶,扭头看向江澄,随即一只手撑起头顶的外套,另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揽住了江澄的腰。可江澄只顾着朝雨里狂奔,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于是他的手揽得更紧了。
  终于呼哧呼哧的跑到了宿舍楼下,两人除了一脸的水和发型有点乱外,并没有被淋湿多少。江澄抹了把脸,对蓝曦臣道:“你现在快去多媒体室,外套拿去用吧。”“呃……那我开完会还给你啊。”蓝曦臣拿着外套,心莫名跳的快了。“嗯嗯,随便吧,我回宿舍洗个澡去。”江澄胡乱点头答应,用力伸了个懒腰,转身朝宿舍走去。
  蓝曦臣望着手里的外套,不禁又想起刚才自己揽着江澄腰的情景,心跳的极快。
  “……腰……好细。”蓝曦臣想。然后他轻轻地拍了拍那件紫色外套,却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外套口袋里滑了出来。
  “这是……爆笑校园???”
  未完待续
  

【曦澄】自古弯不压直②

  蓝曦臣温热的吐息喷在江澄的脖颈间,让我们的江宇直活生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就在他准备踹开蓝曦臣的时候,蓝曦臣已经放开了他的肩膀,拿出小册子微笑着看着他:“那么 ,同学,请告诉我你的姓名与班级。”
  “你……”江澄脸上白了青青了黑的,五光十色,好不精彩。
  “不肯说吗?”蓝曦臣使用技能“温润如玉式微笑”,凡是受到此技能攻击的人都会丧失抵抗能力。果不其然,江澄负隅顽抗了一会儿,终于不甘心的和盘而出:“……啧,二班,江澄。”
  “嗯?我也是二班呢,江同学。”蓝曦臣笑的愈加灿烂,如碧波般清澈的眼神,洋溢着淡淡的温柔。江澄连忙扭过头去,觉得自己可能残血了。
  “呵,经过你的不懈努力你终于给自己班扣分了,满意了吧。”江澄说完扭头就走,还将别在耳后的头发拉出来,遮住了自己通红的耳尖。
  “……我是怎么了。”
  他自言自言道。
  后来双杰二人重逢时 ,江澄便迫不及待地把魏无羡摁在地上揍了一顿。
  “卧槽卧槽!江澄我们才重逢你就打我!! ”
  “去你妈的!现在我们都被大队委抓住了,只能等着罚抄课文了!”
  “啥?你也被抓住了?”
  “还不是因为我懒得跑。”江澄没好气的说。然后他就看到了魏无羡露出了一脸的“你就哗哗吧”的表情。“……你这表情什么意思?信不信我放狗咬你!”
  然后他们不出所料的被蓝启仁罚抄了一整本语文书。魏无羡随手将本子甩给他的王牌代抄聂怀桑,便坐到位子上用手撑着头看他的后座蓝忘机。蓝忘机正低着头看书,一张白净俊俏的脸上写满雅正。
  “嘿蓝大队委,这么严肃,看弟子规呢?”
  “……”
  “皱什么眉啊 ,难道你不喜欢我这样叫你?那我叫你蓝二哥哥怎么样?”
  “……”
  “哼,不理我?蓝二哥哥,蓝二哥哥,蓝二哥哥~”
  “……别叫了。”
  一旁正拼命抄书的江澄只觉不堪入耳,骂了句“妈的死给”。“哈哈。江同学真可爱。”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江澄吓得一激灵,笔掉到地上。他刚反应过来去捡,一只白净修长的手已经拾起了它,递到了他的面前。“给,小心一点。”往 手的上面看,是一张温润如玉的脸。
  果然是早上那个家伙。江澄想。
  他心不在焉地伸手去接:“谢了”,却不小心碰到了蓝曦臣的指尖,像只受了惊的猫一般闪电般将手撤回 ,笔“啪嗒”一声又掉在了地上。
  “小心一点啦。”
  蓝曦臣说完,便单膝下跪去捡,让江澄有点手足无措了起来。“好了,给。”蓝曦臣握住了笔的另一端,江澄犹豫了一会儿,便小心翼翼的去接那支笔。“摔了这么多次,还写的了吗。”蓝曦臣问。 “啊?”江澄在纸上随便画了两下。仿佛是为了印证的蓝曦臣的话,那支笔果然废了。
  江澄眉头抽了抽:“……您可真是神预言。” 好死不死,因为今天是开学日,所以他只带了一支笔。
  蓝曦臣转身从自己的文具袋中抽出一支笔,递给了他:“不介意的话,用这个吧。”
  就在这个时候上课铃响了,江澄也来不及别扭,匆忙接过来道了一句谢了,便开始拿教材书。
  这是一节语文课。在记笔记的时候,江澄突然闻到一股香味,过了一会儿他才发现那股香味竟是从自己手中的笔上发出来的。
  他开始仔细的打量起了那支笔。那支笔以蓝白色调为主,笔身画着云纹,一派仙气飘渺。而最吸引人的是,它的笔身上有一股好闻的桂花香,淡淡的,却很明显。
  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想起自己刚才触碰到蓝曦臣手的情景,心脏猛的一跳,有点坐立不安了起来。
  他用力敲了敲自己的头,想:“我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啊……”
  未完待续。。。
  
  
  
  

【曦澄】自古弯不压直①

  这是一个连载体的曦澄现代校园恋爱故事。私设所有人都是大学生,双杰住在一起。可能会雷,勿喷啊啊啊
————————————————————
  今天是魔道大学的开学日,因长假而冷清的校园又因学生们热闹起来。蓝启仁主任逼格满满的走上演讲台,开始读那厚如字典的四千条校规。而另一边,两个少年正企图用叠罗汉的方式翻墙进来——
  “卧槽!魏无羡你翻过去了没!”
  “诶诶诶快了你别摇!我要摔了喂!能不能别抱怨个没完啊。”
  “要不是你一直浪费时间我们会因迟到进不了校门吗!”
  “好啦好啦,多说无宜!哎哟喂——我上来了!” 束着红头绳的少年猛的翻上了墙,冲下面的紫衣少年伸出手:“拉住我的手,我扯你上来。”紫衣少年“……”了一会儿,道:“你的动作可真熟练啊。”
  魏无羡:“……………………哈哈。”
  江澄一手拽住魏无羡,一只脚踩上墙壁,正准备一鼓作气爬上去,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让他身形一僵——
  “两位,翻墙可是要扣班分的哦。”
  他猛的回头一看,正是传说中的蓝氏双璧大队委——蓝曦臣与蓝忘机!
  “我去!”江澄低骂一声,好巧不巧,来的是大队委;要死不死,来的还是蓝氏双璧!
  江澄猛的翻上了墙,魏无羡大喊一声“跑!”两人便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们的蓝氏双璧还是头一次遇见被大队委抓住还敢逃的,先是双双蒙逼,然后飞快的追了上去。我们的魏无羡还是头一次遇见比自己还能跑的,先是怀疑人生,然后不信天道的跑的更快了,两条腿几乎挥摆成了残影。
  “站住!”
  “师妹!前面是岔路口,咱们兵分两路!”
  江澄为了追赶上魏无羡逃债般的步伐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此刻也不忘迎风大骂:“操你妈!谁是你师妹!!”
  魏无羡朝着教学楼狂奔而去,却被紧随而来的蓝忘机扯住衣领,往后一拽,将他整个人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
  魏无羡见大势已去,尴尬的笑了笑,从书包里拿出瓶饮料,道:“呃,天子笑分你一瓶,当作没看见我行不行?”
  而另一边,四体不勤(啥?)的江澄没能逃过蓝曦臣的魔掌(什么鬼比喻),被他抓住肩膀一把摁在了墙上。 “你?!!”江澄头撞到墙上,气急败坏道。
  蓝曦臣将唇贴在江澄耳边,缓缓道:“这位同学,你是要去哪呢?”
  未完待续。。。
  
  

魔道祖师真心话大冒险

  这是一个魔道全员的现代私设。标注一下,这里用了两色风景的青春奇妙物语的梗,侵删。
  ooc预警,内含大量cp,不喜勿喷。
————————————————————
  桌上一片杯盘狼藉,火锅正喘着微弱的热气,令人不禁想到“气若游丝”这个成语。围绕着主桌的椅子与床上,少年们谈笑风生,气氛很是和睦。
  这是江澄举办的一次聚会,为了庆祝他们大三学习生涯的结束。聚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魏无羡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进一步炒热气氛。玩法是这样的:每个人拿两张纸片,分别写上真心话与大冒险的题目,然后分别丢进两个盒子,每个人可以自选真心话和大冒险,然后去相应的盒子里抽纸条。
  按照座位顺序,第一个抽的是江澄,他选了大冒险。题目是:跟现场最强壮的人掰手腕。
  “哇,那肯定是蓝家人啊!就蓝大吧,师妹,上,让他见识一下你的厉害!”魏无羡起哄道。 “啊呀,强势围观!”薛洋也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凑了上去。“晚吟,来吧。”蓝曦臣微笑着出列了。魏无羡激动的就差咬手指了,心道:“蓝大,看你的啦!”毕竟在座的各位都知道蓝曦臣喜欢江澄,经常想尽办法给他们牵线,可江澄那个自认为宇宙第一直的家伙却丝毫不领情,看的大家心急如焚,导致魏无羡经常感慨:“师妹这样真的嫁不出去了。”
  说实话,蓝曦臣表面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他怀着初夜的心情轻轻握住了心上人的手……然后被秒到桌子底下,震惊全场。
  ……游戏继续,第二个是魏无羡,他选的是真心话。题目是:“请说出你最害怕的一件事。”
  “啥?我夷陵老祖魏无羡,日天日地日空气,怎么可能会有害怕的事情!”魏无羡强行否认,冷不丁一旁的薛洋来了一句:“就算你日天日地日空气也改不了你被日的命运。”
  魏无羡:“……”
  魏无羡:“嘤嘤嘤QAQ”
  “呵死给,别在这恶心人了,快点说。”江澄一幅不耐烦的样子,实际上他也很想知道魏无羡到底害怕什么。“呃,害怕和在乎的人分开吧。”魏无羡道,看向了一旁的蓝忘机。刚好蓝忘机也在看着他,并对他微微一笑。江澄一阵恶寒,心想我TM再也不好奇你一个死给的想法了。
  下一个是晓星尘,他选的是真心话。题目是:“如果喜欢一个人,你会用什么方法接近她(他)。”这个问题很好的戳中了八卦者们的内心,魏无羡连忙聚精会神的等晓星尘开口。
  “呃……给他他喜欢的东西吧。”晓星尘道,他说完还摊开了手掌,露出里面一颗晶莹剔透的糖果,“比如,如果那个人喜欢吃糖,就每天给他一颗糖吧。” “……”
  听到晓星尘的爆炸性发言后,薛洋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接着,他猛的扑向晓星尘(江澄闪电闭眼),将头埋在晓星尘脖颈 ,带着哭腔道:“嗯,洋洋最喜欢道长了,糖果很甜。”
  这里怕不是盛产死给。江澄悲观的想。
  下一个,到江澄了。他果断选择了大冒险。题目是,搂着全场最丑的人冲窗外大喊“快看啊,这是我老公!”“这报复社会的题目是谁出的?!!”江澄大怒,拿起紫电猛然起立,而此刻,金凌也缓缓将头扭到窗外:“啊,天气真好。”
  ……转移话题的能力弱爆了好吗?
  就在江澄决定要把金凌的腿抽残时,蓝曦臣缓缓起身,道:“其实,我挺丑的。”
  全场:“…………………………”
  
  
  
 

【薛晓】某个沙雕梗。。。热爱假糖无法自拔

  ① 义庄的门被敲响了。
  ②薛洋从梦中醒过来。
  ③薛洋起身,打开了门。
  ④晓星尘站在门外,白衣依旧 ,嘴角含笑。
  ⑤晓星尘说:“我回来了,久等。”
  ⑥薛洋哭了。
  我就问你甜不甜!
  正确观看顺序①③④⑤②⑥
  
  
  
  

【恶友】初雪

  兰陵金氏的冬天总是来的特别快。
  可能是因为兰陵金氏所处的地理位置特殊,十一月便飘起了点点细雪。金光瑶刚处理完事情从大殿中走出,冷风便携着细碎飞雪星星点点的呼啸而来,拂起他的长发,在他的脸留下一片湿热。“哎?”他一抬头,入目便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今年的第一场雪啊……”他喃喃道。
  现在是寅时(相当于现代早上3 ~4点),估计整个兰陵金氏里他是最先看到的吧。他捶了捶因处理公务而酸痛的脖子,缓步走下大殿前的台阶。
  就在这时,他身旁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咔!”金光瑶迅速将手挪到腰间恨生上,待看清身旁情景不由的睁大了眼睛:“成美?!”
  在他身旁,一个少年正盘着腿、将头歪在墙上睡着,听到他的叫声便缓缓睁开眼睛,打着哈欠道:“你忙完啦?”
  “你在这里待了多久了?”金光瑶道。
  那个少年站起身来,拍掉一身白雪,漫不经心道:“不记得了,反正来的时候天还亮着呢。本来是想叫你一起去玩的,看到你有事在忙就不进去了,在门外坐着坐着就睡着了。”
  “你就在外面睡着了?也不怕冻坏。”说着,金光瑶便转身进屋,取了一件外套给薛洋披上。
  真是越来越像个老妈子了呢。薛洋想道。
  “走吧走吧,手给我。”金光瑶道,拉住了薛洋的手。“哇,你干嘛?!”薛洋大惊,想把手抽回去,却被金光瑶牢牢握住了。“别闹啦,帮你暖和一下。”说罢,金光瑶便把薛洋的手捧在面前哈了口气。 薛洋瞪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金光瑶的侧脸。
  手上的温度直达心间,又从心间暖遍全身。
  薛洋握紧了拳。
  “这可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呢,我应该是第一个看到的。”走下阶梯时,金光瑶对薛洋说。“哦?那明年我就是第一个。”薛洋笑了。他的笑很可爱,牵动的嘴角下露出一颗小虎牙,很温暖,似乎能溶开漫天冰雪。
  望着他的脸,金光瑶也不由自主的弯了嘴角,那是他为数不多的真心笑容。
  一年后。
  金光瑶站在金陵台上,神色冰冷。
  一片冰霜从天而降,落在他的嘴唇上,冷的发苦。
  似是想起了什么,他冰冷的眼神中有了一丝温度,他喃喃道:“成美兄,今年的雪也是我第一个看到的呢。义城那边,下雪了吗?”
  声音很小,很快淹没在飞雪之中。